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深夜的火车厕所
深夜的火车厕所
刚上班一年的时候,我跟公司财务的两个大姐出差郑州,在三天的时间里喝了这一年的酒,酒后失德,我跟两个女人都发生了关系。

  马上就咬回家了,我还在纠结着应该怎么样处理这样一个感情纠葛。

  下午6点多钟,我们三个人去吃饭,期间过程就跟普通同事之间吃饭时一样,没事瞎聊着,晚上9点到的郑州火车站,9点四十我们坐上了火车,等火车发动行驶起来,如姐叫我去抽烟区抽烟。

  「这次郑州之行感觉怎么样?」她先问到。

  「还可以,合同签得比我预想的顺利。」

  「还有其他的嘛?」她妩媚的一笑。

  「额,其他的也很好。」我知道她问的是什么,我尴尬的一笑。

  「小刘来公司一年了吧?」她突然话锋一转问起这个。

  「对,一年了。」

  「你这一年在公司的表现不错,老总也很看好你。」「是公司同事的帮助。」我客套到。

  「我和佳琪以后会帮你,但是……」她突然脸色有点阴冷的看着我。

  「我明白你们的意思,在这发生的事情回到北京我全不忘掉。」我知道千万别惹女人,论阴险毒辣男人永远比不上女人,所以最好识趣,按她说的做我在公司以后会顺利的多,但是如果我有违抗,那我在公司绝对要处处受阻,反正保守这个秘密不难,这对我而言也没什么,与其离职不如做个乖点的小男人,还有糖吃。

  「忘掉倒不至于,只要做到你知我知就行。」说着脸上露出奸诈的一笑,然后手不老实的在我下体那一划,让我不寒而栗。「一会儿,姐姐需要你,你可不能懒啊。」如姐最后莫名其妙的说完这句话就回座位了。

  很快我就知道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晚上11点,佳琪姐睡着了,我也开始打瞌睡,这时如姐贴到我耳边,说了句让我跟她过去。我以为她要带我去什么地方,结果去了列车的厕所,我们把门插好,她对我妩媚的一笑,「姐姐现在要上厕所,弟弟要看吗?」我靠,我不看可以吗?霸王硬上弓啊。她退去裤子和内裤,就蹲下来开始方便,方便完翘起屁股让我给她擦拭,我接过纸巾蹲下来给她擦,我明白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了,「姐姐需要你,你可不能懒啊!」这句话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用纸巾擦完,她递给我湿巾,我开始用湿巾擦她的阴部,她舒服的深呼吸了一下,我掰开她的小穴,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豆豆,她快乐的呼吸,很快下面开始有点湿润,然后我将中指伸进她的洞里,她屁股轻微的扭动了一下,「英雄,慢点对人家啊!」我将食指也伸了进去,两根手指在里面弯曲,转圈,抽动,她随着节奏欢快的呻吟着。

  「姐姐,洞口的水好多啊。要不要我给你舔干净?」「姐姐已经受不了了,快点干我吧!」我便退去裤子和内裤,其实我下面早就硬了,在内裤里面涨的不行,我二话不说就将肉棒送进了她的洞里,随着我肉棒的进去她淫荡的深呼吸了下,因为在火车上虽然已经是深夜很多人都睡着了,但是还是有点顾忌,她一直忍着没有大声的叫。

  火车咣当咣当的前行,所以我腰部不需要太用力,就能不停的抽插,她轻声的浪叫,我时不时的用力插两下就慢下来,作为对她的惩罚,只有做爱时女人才会成为女人,无论她平时多么的强势,在你的肉棒之下,她都会变为正常的女人,女人可以用她们的洞来征服强大的男人,男人同样可以用肉棒来征服强势的女人。

  此时的我似乎已经对这个女人少了顾忌和献媚,不向上次跟她做时那么想满足她,发泄自己,此时我似乎是在玩弄和嘲笑,不知道是嘲笑自己还是她。

  高潮过后,她舔干我肉棒上的精液,我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回到了座位。

  【完】